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 页 地名查询 地图查询 政策法规 地名文化 科研成果 地名论坛 旅游天地 齐鲁风韵 鲁商名苑 齐鲁老字号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
漫话即墨故城
时间2013-02-17 08-38-00 浏览次数: 来源: [即墨文史网]

即墨故城

  即墨故城位于山东省平度市城东南约30公里的古岘镇大小朱毛村一带。因春秋时大夫朱毛居此,故又名“朱毛城”。西汉时,胶东国康王刘寄曾都此,所以也叫“康王城”。

  即墨故城建于何时,尚需详加考证。从古文献“齐初并莱”一句来看,当在春秋之际即有此城。因为早在公元前11世纪,齐已是周分封的诸侯国了。齐灭莱以后,为了便于管理,肯定要在半岛地区建设一个以政治、经济、文化为中心的统治机构。那么水陆交通方便、土广地袤、经济实力雄厚的即墨故城自然是最理想的地点。至战国中期,即墨已经发展成可与临淄相媲美的大城了。

  古即墨,战国时为齐邑,秦时为胶东郡治,西汉时为胶东国王都。新朝王莽建国元年(公元9年),胶东王刘殷降扶崇公,胶东国除,即墨降为县级政权。东汉时,封胶东侯于郁秩(今平度城),胶东始与即墨分治。后迭经魏晋多次政权演变,即墨均为县制。北齐时即墨县撤消,与不其、长广合并为新长广县。到了隋朝开皇十六年(596年),在原不其县(现在青岛城阳一带)北10公里新设即墨县。

  据初步考察,现在的即墨故城的主要遗址,是西汉胶东国官邸之所在,范围很大,分内城和外城。外城南北长约5公里,东西宽约2.5公里。50年以前,从地面上残存的城墙、墙基尚能看清当年城周围的轮廓。至今尚存的东城墙有千余米,基宽约20-40米,高约5米,夯打板筑,十分坚固。当地政府为了保护好这一古迹,遍植刺槐,30余年的岁月,已绿树成荫,形成林带。

  内城有金銮殿、点将台、东西仓、贮货湾、养鱼池、梳妆楼等遗迹。当时的运粮河(即今小沽河)通过东南城门洞,可以直接驶入贮货湾内,至今城墙缺口遗址尚存。现虽然有旱路通过此间,但40年前,这里还是水深两米的百亩池塘,盛产芦苇、菱莲和鱼虾。现在,每逢春季庙会,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商贩和旅游观光者不下20万人,活跃了市场,繁荣了经济,给当地群众创造了不少致富门路。

  即墨故城地下文物遗址异常丰富。虽未经发掘,但由于水冲洗刷而自然漏出的文物比比皆是,群众犁地种田出土的文物更是常年不断,如铜钫、弩机、戈、剑、刀币、箭镞、铜印和日用陶器、石器等。据记载,民国二年(1913年)出土的一窑古钱,足足拉了20大车。1986年冬,在古城墙近跟处,一次出土了燕“明刀”28公斤。近年来,又发现了一大型空心砖,上面刻有青龙,长1米多,宽40厘米。另外还有7个直径80厘米的大型圆柱石础,说明了当时宫殿的宏大。

  即墨故城,过去有“朱毛城,临淄土”之说。据传当时筑城用的土和砖瓦等都是从临淄用人力传递过来的(墙土不太可能),动用民工之多可想而知。至今流传着“二贞台”、“洗心河”等类似《孟姜女》的故事,是当时人民服苦役的明证。据《史记·项羽本记》载:项羽徙田市为胶东王,都即墨。汉初,刘肥之子刘雄渠受封胶东王,后因组织发动参加七国叛乱,事败自杀。景帝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填充其爱子刘彻为胶东王。刘彻是年4岁,估计并未赴任。至前元七年,7岁的刘彻改封存为太子(即后来的汉武帝)。胶东国的存在,和西汉王国相始终,故胶东国成为西汉最重要的藩国之一。

  康王刘寄之后,子哀王贤立,在位15年;子戴王通平立,在位24年;子项王音立,在位54年;子恭王授立,在位14年;子殷立,在位23年,西汉亡,被废。自刘寄始,胶东王共传6代,计157年。

胶东国诸王中,有作为而又影响最大的要算康王刘寄。

 

  无狩三年(公元前120年),淮南王刘安密谋叛变。刘寄得知消息,立即暗中进行战备,候淮南之起。待叛变失败后,供词中牵连到了刘寄,寄惧成疾,不久去逝。鉴于此,未敢指定继承人。刘寄母王太后儿姁系皇太后王女志的妹妹,王女志为武帝生母,刘寄母当是武帝姨母。由于关系密切,武帝顿生怜悯之心,封刘寄长子贤继位胶东王,封寄最喜爱的幼子庆当六安王(六安国为衡山国改置)。这是极大的宽容。

  与即墨故城相联系而具有很高文物价值的是六曲山古墓群。古墓群距古城有10多公里。这个古墓群,东起古岘镇的龙虎山,西至麻兰镇的窟窿山,蜿蜒15公里,大部分布在古岘、云山、麻兰3镇的30多个山头和山前,共有大小墓葬360余座。除汉代墓葬外,还有少数东周墓葬。有的墓孤立在一个山头,有的两座相连,也有的在一座大墓两侧又排列着许多座小墓,宛如“群星拱月”。大部分墓葬封土筑成。台前残存有斜坡,可能原来是台阶。在墓的周围往往发现有大量的汉代板瓦、简瓦和卷云纹的残瓦当、花纹砖、空心砖等遗物。

  古墓群中,以康王刘寄墓为重点。它位于古岘镇蓬莱前村西陵台上,封土高达10余米,直径约40米,台阶高20米。墓葬坐落在台中央,墓台上存在古建筑遗址,周围还散存着大量的汉砖、瓦等遗物。

  古墓葬分布之广、规模之大,均为我省所罕见。据传说,有的墓葬内文物极为丰富,因此至今群众还流言说:“一旦打开康王玟,胶东人民不受贫。”从刘寄异母兄中山靖王刘胜墓中出土的轰动世界的金镂玉衣来看,此墓殉葬品定然不会比刘胜墓差。这个古墓群是研究山东历史特别是东齐和胶东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等方面的重要参考资料,2001年6月25日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为史家称道的发生在即墨故城的重大历史事件,一是“即墨大夫和阿大夫事件”,二是巾帼精英齐女上谏齐襄王,三是举世闻名的田单大摆火牛阵。

  战国齐威王在位时,秉公处理了两位大夫,至今还传为佳话。齐威王被邹忌谏讽之后,不仅招贤纳谏,还明察暗访,正确对待处理下属官员问题。据周围官员的舆论,在太守中,阿大夫最好,即墨大夫最坏。但是,据齐威王心腹详尽、反复调查,却得出恰好相反的结论。齐威王十分恼怒。一天,文武百官朝见齐威王时,见他烧了一大锅开水,有些官员认为这次即墨大夫一定要受刑,而阿大夫将受赏。出人意料的是,齐威王对即墨大夫说:“自你守即以来,就有人天天说你的坏话。我派人暗地里进行了察访,看到那里土地耕种得很好,人民大众生活富裕,社会安宁,这是你治理即墨的功劳。只因为你不善于行贿我左右的人,他们才说你的坏话。像你这忠诚勤恳、不拍马屁的太守,齐国能有几人?封你万家户口的俸禄。”众人一听,胆战心惊。齐威王又对阿大夫说:“自你守阿以来,就有人天天吹捧你,但我派人察访,并非如此。你那里土地荒芜,民众穷苦,怨声载道,不敢言语。你仰仗受贿所得,买通我周围的贪官污吏,为你吹牛,替你粉饰,外地犯你所属城邑,你竟然毫无所知。要不严惩于你,国家还成何体统?”齐威王喊到:“来人,把他扔到锅里去!”齐威王又对那些拨弄事非、颠倒好坏的贪官污吏骂道:“你们这些东西,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贪污受贿,手狠心黑。你们的所作所为,堵了我的耳朵,遮了我的眼睛,要你们这些臣下干什么?都给我煮了。”经哀求,最后挑了几个顶坏的同阿大夫一起被煮死。自兹以后,“齐国震惧,人人不敢饰非,务尽其诚,齐国大治”。遗憾的是,那位即墨大夫未留姓名于青史。

  据《列女传·辩通》载:战国齐襄王时,即墨有一孤逐女,堪称巾帼精英。这位孤逐女生来面貌丑陋,虽过嫁人年龄,还未有婆家。一天,她听说齐国相妻亡,便至齐襄王官邸门外对进出官吏说:“妾三逐于乡,五逐于里,孤无父母,摒弃于野,无所容止。愿当君王之盛颜,尽其愚辞。”襄王认为这女子不同凡响,便召见与其连谈三日。孤逐女胸有丘壑,高谈阔论,大讲其相职应具备的雄才大略及道德学问等。并说,君王若同房屋,国相犹同柱子,庶民好比椽子,柱子不正梁必歪,栋梁不牢椽定落。又说,国相应“外比内比,然后能成其事,就其功。”意为,对待左右百官应视同亲朋家人,才能成其大业。

  襄王问:“国相如何?”孤逐女道:“中才也。求之未可得也。如有过之者,何为不可也?今则未有。妾闻明王之用人也,推一而用之,故楚用虞丘子而得孙叔敖,燕用郭隗而得乐毅。王诚能厉之,则此可用矣。”意为,此人虽属中才,如果加以引导,教育,严加要求,大胆启用,也是难得之才。襄王又问:“何为重用?”孤逐女答:“昔者齐桓公尊九九之人,而有道之士归之,越王敬螳螂之怒,而勇士死之;叶公好龙,而龙为暴下。物之所征,固不须顷。”意为,不管水平高低,要尽人其才,只要事有所成,就要及时鼓励奖赏。襄王于是立即提高了国相尊位,并将孤逐女许配其为妻。

  战国后期,由于湣王骄暴,诸侯皆合谋与燕伐齐。燕昭王为报湣王乘危加兵之仇,更欲伐之而后快,于是拜乐毅为上将军,联合韩、魏、赵、秦共5国(一说包括楚国为6国),于公元前284年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连拔齐国70余城,惟莒(山东莒县)与即墨(山东平度古岘)未下。乐毅自率燕师入临淄,尽取齐宝,输之于燕。齐湣王弃都,走保莒城,后被淖齿杀掉。淖齿充实武备,矢志守城,拒燕数年,城池仍固。燕军无奈只好移攻即墨。即墨大夫战死于城外。因为田单智谋过人,习晓兵事,城中军民公推其为主将。由于即墨城高池深,粮草充足,加之田单指挥得力,军民团结如钢,同仇敌忾,致使乐毅围城5载而未攻下。

  公元前279年,燕昭王死,其子惠王立。田单知乐毅与惠王为太子时就不合,故散布谣言说:“乐毅与新王有隙,因怕被杀而不敢回国,他是以攻打齐国为幌子,实欲连兵南面而王齐。只是齐人未附,故而以缓攻即墨而待其事。眼下,齐人最怕的是燕国更换他将,那样即墨必垮无疑。”惠王听信传言,认为很有道理,故派骑劫代替乐毅。乐毅避祸,逃亡赵国。

  田单命令军民饭前必须用食物祭祀祖先,引得:“飞鸟悉翔舞城中下食”,城外燕军看见屡屡盘旋空中的飞鸟,感到很为惊奇。田单又趁机宣扬说:“不只是神鸟前来授我天机,还有神人做我军师!”田单每次发布命令,均说是宣达神师意旨,军民自觉遵行。

  田单又宣扬说:“我们最怕的是燕军把俘虏我们的军民割下鼻子,排在阵前来攻城,那样即墨就难保了。”骑劫听后,偏照样去做。城上人见了亲人被割去鼻子,愤怒至极。田单继之又施计传言:“我们最担心燕军掘我们的祖坟,辱及我们先人遗骨,那是我们最伤心的事。”骑劫竟下令把城外齐人祖坟挖开,焚尸暴体,齐人望见,恨得咬牙切齿,皆欲出城决一死战。

  田单知其军心可用,便亲临修筑工事,令其妻妾家人全部入伍,同甘共苦;倾其家财,犒赏士卒;令强壮士兵伏于内,老弱、妇女登城佯装兵力衰弱;“遣使约降”,收集“民金千镒”,派城中富豪前往燕营贿赂燕将,请他们进城之后给予保护。燕军“皆呼万岁”,由此益懈。城外燕军暗喜即墨屈指可下;城内田单反攻部署胜利在握。

  田单把城中的1000多头牛集中起来,披上五彩斑斓的“龙纹衣”,牛角绑上锋利的尖刀,牛尾束好灌满油脂的干芦苇,沿城墙凿透几十个大洞穴,选一个漆墨夜晚,将牛尾芦苇一齐点燃,从洞穴中把牛放出,“五千壮士随其后,牛尾热,怒而奔燕军”。燕军从梦中惊醒,只见火光中尽是“龙纹神兽,所触尽死伤”。5000齐军健儿口中衔枚,不出一声,只向燕军砍杀;城中老幼,大声鼓噪,并“击铜器为声”以助威。燕军以为神兽天降,惊骇万状,顷刻大乱,溃不成军。骑劫窜逃不及,死于乱军之中,燕军大败。齐军乘胜追击,“所过城邑皆叛燕而归田单”,“而齐七十余城皆复为齐”。

  田单火牛破燕,挽救了齐国的危运,成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以奇取胜的典型战例之一。他不仅给即墨故城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而且为中国古代史增添了一则众口称赞的佳话。

 

 
 
山东省民政厅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22991号-2
技术支持:山东政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浪潮集团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南新街1号 邮编:250012 联系电话:0531-86913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