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 页 地名查询 地图查询 政策法规 地名文化 科研成果 地名论坛 旅游天地 齐鲁风韵 鲁商名苑 齐鲁老字号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
最早的一面党旗
这面党旗已经75岁了,在中国共产党党旗标准样式制定之前,这是山东省境内发现的——
时间2014-06-27 10-56-00 浏览次数:
  我省发现的最早的中国共产党党旗,现保存于沂水县档案局。    (田宝宗 摄影)
  
  □ 大众报记者 逄春阶 张国栋
    通讯员 田宝宗

  “七一”前夕,在沂水县档案局,我们看到了一面独特的党旗:党旗整面已经成褐色,中间的镰刀、斧头图案也不规则,凸出,呈白色,右下角是中国共产党英文名称缩写C.C.P,也是绣上的。局长徐兆利介绍说,这面党旗已经75岁了。省文物专家鉴定,在中国共产党党旗标准样式制定之前,这是山东省境内发现的最早的一面党旗。
  据了解,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党旗由各级党组织模仿联共(布)党旗的式样自己制作。具体规格式样不尽相同。直到1942年4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对中国共产党的党旗样式作出决定:“中共党旗样式宽阔为三与二之比,左角上有斧头镰刀,无五角星,委托中央办公厅制一批标准党旗,分发各主要机关。”这样,中国共产党第一批制式党旗随即在延安诞生。而沂水档案局珍藏的这面党旗,是1939年制作的。
    一针一线绣党旗
  党旗征集者,沂水县党史研究室原主任、75岁的窦宪诺回忆,1989年冬天,他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马头崖村刘洪秀家有一面党旗保存好多年了,就前往寻访。“来到村里,村党支部书记把我们领到两间低矮的草屋前,一位倚着屋墙晒太阳的瘦削老人站起来,村支书说这就是老党员刘洪秀。老人上身穿一件带大襟的旧棉袄,下身穿肥裆的棉裤,脚上是一双自己做的两把捂的大棉鞋。我非常惊讶,这就是当年只身闯山西找红军,对共产党矢志不渝,保存党旗足智多谋的刘洪秀吗?”
  沂蒙老区,群众基础好,党组织发展得早,党的创始人、中共一大代表、被毛泽东亲切地称为“王大耳”的王尽美就在这里播下过革命的种子。1923年,在上海大学就读的沂南苏村镇门家庵子村进步青年刘鸣鸾,接受马克思主义后加入了共产党,其间,回乡省亲便传播马克思主义,共产党机关报《向导》周刊,就是他带到沂南的。1927年春,沂蒙山区第一个党支部——中共沂水支部建立。中共地方党组织领导发动了沂水、苍山、龙须崮等几次较大的武装暴动,进行了革命武装斗争的尝试。
  1938年4月,日军大举进攻山东,国民党韩复榘政府弃人民群众于不顾,两次逃离山东战场。在这危急时刻,共产党和她领导的八路军,高举起抗日大旗,把党的主张传达给群众,从而唤起了先进分子,他们像火种一样,使党的影响不断扩大。
  当时党的干部奔走在乡村里,白天下农户,晚上办夜校,讲抗日道理,教抗日歌曲,使得青壮年农民心里热烘烘的,纷纷报名参加抗敌自卫团。1939年春天,翻过王庄与马头崖之间的那座山,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妇女干部赵煜琴来到马头崖村,找到了刘洪秀。因为以前进村工作的同志告诉她,刘洪秀曾千里迢迢去山西找红军,还粗通文字。
  几天后,赵煜琴给刘洪秀填了张表,介绍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村里已经有几名党员,刘洪秀担任了村党支部书记。过了几天,赵煜琴又来到马头崖村,她约刘洪秀到村外一个僻静处,从背包里取出了那面党旗。
  这面党旗是赵煜琴和几个女干部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党旗的底色、图案,构成了没有统一制式之前的中国共产党党旗。赵煜琴还摹仿苏共党旗,在右下角加了“中国共产党”的英文缩写:“C.C.P”。
  “今后发展党员,新党员都要在党旗下宣誓,对着党旗宣誓就是向党宣誓。党旗交给你,用过了好好保存,许坏不许丢。”赵煜琴对刘洪秀说。同时,她又把一张毛泽东的画像和一份誓词交给了刘洪秀。
    火红的党旗引领抗日
  1939年麦子熟时,日军对鲁中进行第一次大“扫荡”。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八路军山东纵队指挥部主动从王庄撤出;秋天,日军在王庄建起了据点。马头崖村以共产党员为骨干的游击小组有了用武之地,他们扛上村里原来用于防匪保家的大枪,抬着抬杆子和火药、铁砂,开到了王庄周围的山头上。大枪子弹不多,一般不打;抬杆子却不管白天黑夜,惊天动地地往王庄的日军据点里打,加上其他游击小组的参与,直搅得日本兵心神不宁,想打不敢出来,想躲又躲不开。过了没多久,敌人从王庄撤走。
  游击小组打鬼子,鬼子从王庄逃走的消息,很快在王庄周围各村传开,人们更相信共产党抗日主张的正确,也更看得起自己的力量了。马头崖村发展党员、组织群众又掀起了一个高潮。冬天的一个夜晚,刘洪秀把收藏的党旗找出来,郑重地挂在了一位新党员的堂屋里。张学友、刘化文等七八名新党员齐刷刷地围着党旗坐了个半圆,往日碰在一块,大家的话匣子关不住,这次却谁也不说一句话,只是仰着头,眼都不眨一下地端详那面党旗。刘洪秀在众人企盼的目光中说话了,他讲那底色,讲那斧头、镰刀的含义,跟赵煜琴给他讲的一样。
  第三次挂党旗也是这年冬天稍后一点时间。到年底,马头崖一个不足200户的行政村,已经有党员54名,一家有3名至4名党员的有3户。到1940年上半年,村里有十几人参军参政,投入抗日队伍。山东分局撒下的种子,不仅在马头崖村生根、开花、结果,党的发展工作也由这村扩大到杨家峪、塔井峪、松柏崖、石棚等村。火红的党旗引导着他们,成为各村抗战的带头人。
    夫妻舍命护党旗
  为了保护好这面比命还重要的党旗,刘洪秀一直把它缝在身上。1942年,他被调去脱产做情报工作,党旗没法带在身边,只好放在家里收藏。听说村子被国民党军队和杂牌机关占了,他坐卧不宁。走走跑跑,两个来小时,刘洪秀赶到岳父家,见到妻子后第一句话就是:“没把东西带出来?”妻子知道刘洪秀指的什么,忙说:“没见你的话。”刘洪秀明白了,党旗还在家里。他转身就往外冲,被妻子一把拉住:“人家抓你还愁找不着你呢,你能回村?我回去。”
  窦宪诺曾经根据刘洪秀的回忆写过一篇文章《一面党旗》,其中有这样的细节:“妻子迈着一双小脚走出家门,在刘洪秀深情的注视下,消失在茫茫暮色中。寒风呼啸,吹在脸上像刀割。刘洪秀和衣躺到床上后怎么也睡不着,开始担心妻子过沟爬崖碰着摔着,后来担心妻子回村取东西被坏人发现……想到这里,刘洪秀冲出岳父的家门,冲向被风雪、夜幕笼罩的山道。一滑一擦地奔到那座最高的山下,就一遍遍地喊:‘孩他娘,我来了!’‘孩他娘,我来了!’在最陡的一段山坡上,刘洪秀终于听到了妻子断断续续的呼叫:‘孩他爹,孩——他——爹!’他蹲到雪地上哧溜一滑,来到了手脚并用正往上爬的妻子跟前,一把扶起妻子,妻子也无力地靠到丈夫的身上:‘旗,我拿回来了!’丈夫伸手在妻子紧抱着的胸前一摸,正摸到了党旗上不知是斧头还是镰刀的一角,那上面带着妻子的体温……”
  回到岳父家,刘洪秀把内弟杨洪喜叫到跟前。杨洪喜是由姐夫介绍加入共产党的,两人互相信任。刘洪秀说:“你姐冒着生命危险把党旗从家里取出来,现在交给你保存。这是上级党组织交给咱的,有咱在就有她在。这是咱的命根子。”
  杨洪喜把党旗藏在屋笆里,刘洪秀回来看看说:“万一敌人来烧房子怎么办?”杨洪喜把党旗藏在地下,他又怕霉了,烂了。后来两人商量做了一个梧桐木匣子,把党旗装进去封好,藏在自家附近一个冬暖夏凉的山洞里。
  刘洪秀把党旗完好无损地保存了50年,直到窦宪诺的到来。
  1989年底,沂水县专门安排了一个献党旗仪式。窦宪诺清楚地记着当时的情景:刘洪秀眼里噙着泪花,长满老茧的手颤抖着,一遍遍抚摸着党旗的边边角角,哆嗦着嘴唇喃喃地说:“你要离开我了,你就是我的命,有你在我就在,有我在你就在……”
来源: 大众日报
 
 
山东省民政厅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22991号-2
技术支持:山东政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浪潮集团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南新街1号 邮编:250012 联系电话:0531-86913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