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 页 地名查询 地图查询 政策法规 地名文化 科研成果 地名论坛 旅游天地 齐鲁风韵 鲁商名苑 齐鲁老字号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社会经纬
老建筑,那些正在消失的济南记忆
时间2011-12-31 12-51-00 浏览次数: 来源: [《齐鲁晚报》]

 

   ●核心阅读●

  “这样的房子要是没了就太可惜了。”19日,在市中区纬二路19号的小院里,老住户孙翠兰介绍院子里的几座德国建筑时,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这个院里有四座近百年的德国老建筑,因年久失修,不同程度存在着瓦片脱落、漏雨的问题。但与过去十多年间众多已经消失的老建筑相比,它们还算幸运。

  根据2007年出版的《图说老济南建筑》(近代卷)所做的统计,或大或小的近代建筑在济南约有116座,但目前约有一半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这其中包括可以充分展示济南文化特色的老建筑群落。

  德式小院,风雨中飘摇

  孙翠兰是1974年搬到纬二路19号这座德式小院的,到现在已经37年了。

  孙翠兰告诉记者,在他们住进来之前,这些房子都是铁路局的职工住的,后来因为单位在别的地方建了通双气的房子,住着更方便,就搬走了。而老房子就转交给了后来住进来的人,一直到现在。

  “以前这几座房子由单位管,每隔五年大修一次,三年小修一次。我印象中,最后一次大修是在2000年左右,再以后就没人管了,都是住在这里的人自己修的。”孙翠兰表示。从三四年之前开始,拆迁办陆续收购了院子里三分之一的屋子,一部分老住户搬走,房子空了出来。

  “房子空出来的这段时间一直没人管理,也没见有人来修过。因为原来的排水系统被建筑垃圾堵死,一下雨院子里的积水排不出去,人进出都很困难。而且屋顶也因为瓦片脱落,下雨时经常漏水。照这样下去不知道能不能熬过今年的雨季。”住在南楼的老人宁廷义今年已经89岁,对于房屋的现状,他表示很担忧。

  安静的纬二路19号院,三分之一的屋子里都没人住了。 本报记者 任志方 摄

  老济南们,舍不得离开

  “我的儿子和女儿都在这里长大、结婚。”孙翠兰说,“别看这房子只有40.9平米,但里面有整整9扇门,窗户也有6扇,在里面住冬暖夏凉,里面的壁炉还能用。而且你看外面就是马路,但是院子里很安静。”

  “这是核桃树,这是柏树,那边还有松树。”居民朱先生指着院里种植的树木给记者介绍道。

   朱先生告诉记者,这里的老住户没有迁出的时候,院子里人气很旺,而且老住户之间的关系也很融洽。一到夏天,房屋的墙壁上都爬满了绿色的藤蔓。

  自从传出这里要进行改造的消息以后,一部分老住户拿到补偿款就离开了这里,而院子东面的一堵墙也被拆掉,有一段时间因为旁边的垃圾失火,差点把房子也点着,而且小偷也经常光顾这个地方,这让院子里的老年人很没安全感。

  尽管如此,对于自己住了20多年的老房子,89岁的宁廷义老人还是不愿意离开,“换个地方进出能有这么方便?环境还能有现在这么好吗?”

   缺个“群”字,留下好大缺憾

   建筑专家张润武很遗憾

  “1995年,洪家楼天主教堂在申请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因为缺少了一个‘群’字,导致后来周边的一些老建筑没有得到保护,如仁慈院以及原来位于海蔚广场的两座老建筑就被拆掉了,这也是个教训。”在谈到洪家楼天主教堂建筑群时,《图说老济南建筑》(近代卷)一书的作者、山东建筑大学教授张润武表示。

   根据2007年出版的《图说老济南建筑》(近代卷)所做的搜集和统计,类似纬二路19号院,或大或小的近代建筑在济南有116座,其中一些建筑因其重要的建筑价值和历史文化价值,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但“有一多半的老建筑已经被拔地而起的现代化高楼大厦所代替,像状元楼、将军庙、曲水亭、后宰门这些地方的老建筑没剩多少了”。张润武告诉记者。

   根据多年对济南市老建筑资料的搜集和研究,张润武教授认为济南市有重大建筑价值和历史文化价值的建筑群落大致有四处。

  首先是济南火车站附近建筑群,主要是德国建筑。“但是在老济南火车站于1992年被拆掉以后,这片建筑群就失去了它最重要的部分,没有了原来的风味,也无法再恢复了。”

  其次是以山东大学医学院内原民国时期齐鲁大学校舍为主的建筑群落,此外,近代以来济南最早的博物馆之一———广智院也可以纳入此列。这一建筑群落的整体风格具有中西折中的特点。相对来说,这一带的建筑保存较为完整,张润武教授认为,“附近拔地而起的门诊楼很难和原有景观的风貌协调起来,实际上是对整个建筑群落整体风格的一种破坏。”

  第三大建筑群则是洪家楼天主教堂建筑群,以洪家楼教堂为核心,加上南面的华北总修道院以及路对面的神甫修士宿舍,以及已于2002年左右被拆除的仁慈堂等多座宗教建筑组成了一个建筑群落。

  第四个建筑群是原津浦铁路济南机车厂,现在的济南铁路机车车辆厂,这个建筑群现存的有第一任厂长办公楼、两幢高级职员宿舍与技术人员办公楼、厂房和水塔等。

  “作为完整的近代工业建筑,这个建筑群很有代表意义。当时的主要技术人员、厂长都是德国人,厂房的设计、修建也是由德国人完成的。因此建筑结构、纹饰有着德国建筑的特点。不过其中有一个车间现在已经被拆掉了,从目前还剩下的另一个车间来看,可能属于包豪斯风格的建筑。”张润武教授告诉记者:“下一步开发时怎样对待这批老建筑,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

  “聊了十年,老建筑都聊没了”

   考古专家李铭很无奈

  “聊了十年,把老建筑都聊没了。”谈起济南老建筑的保护问题,济南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有些无奈。“在这么多年不断的呼吁声中,很多老建筑都被拆掉了。虽然大家对这个问题的认识程度在提高,但一些不可解释的问题导致一些建筑逐渐消失了。”

  2010年1月19日的时候,李铭就曾经到纬二路19号院的德国建筑看过,他还记得当时去查看老房子时的情形,“里面的德式壁炉、石质悬臂楼梯,还有房子本身所包含的历史信息都具有重要的价值。”

  李铭表示,老建筑的消失不仅仅在于建筑本身,更重要的是背后的文化价值观的消失。“对于人类的发展来说,老的文化不需要、老的建筑不需要,统统都拆掉,这也对年轻人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导致他们对传统文化的漠视和摒弃。”

  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历史文化名城,济南应该做到两城并存,即“现代化的城”和“古代的城”并存在一个城市中,而古城的保护也会为城市带来长久的发展来源。“趵突泉以北和大明湖以南的老城区,作为老济南的名片,应该很好地保护和利用。”

  “我觉得济南商埠区可以打造成文化一条街,因为这里就是一个‘建筑博物馆’。”李铭说,游客即便仅是看建筑,也是一种参观。而这种模式不但能够保护老街区,实际上也是在开发老街区,这样更有利于老街区的长久保存。

  对此,张润武教授也认为,历史街区能够综合体现城市的文化底蕴。“以经二路附近的商埠区来说,虽然街道的脉络还是原来的,但见缝插针地建了不少建筑,现在老城的氛围就没有了。再如县西巷,经过改造以后之前街道的肌理也没有了,本来是巷,现在成了街。”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任志方 实习生 周玉

 

 
 
山东省民政厅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22991号-2
技术支持:山东政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浪潮集团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南新街1号 邮编:250012 联系电话:0531-86913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