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 页 地名查询 地图查询 政策法规 地名文化 科研成果 地名论坛 旅游天地 齐鲁风韵 鲁商名苑 齐鲁老字号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社会经纬
中小地主聚居的样本
时间2014-06-20 14-27-00 浏览次数:

夙刚府

牌坊街上的古建群

牌坊街东首
    李家疃村的传统建筑主要位于村内中心街以西区域,占地面积101亩,核心保护区明清古建筑群占地面积60亩。核心保护区内的道路形成了一个不规整的“工”形,其中牌坊街和盐店胡同是为“工”字的下面一横,南北大街与西门街则成为了剩下的一竖一横。
  记者从牌坊街的东首西行,当年被毁掉的牌坊基座也已经找不到。路的南北两边分布着淑仕、淑仁、淑?门,其中的淑?门中还立有当年从南方运来的太湖石。“这‘四大门’的四兄弟当年都是到南方做生意的,挣到钱之后也学会了欣赏高雅艺术,花大价钱购买并运输太湖石回来也不算奇事。”熟悉村中掌故的郑玉文说。
  走到牌坊街的西首时,原本有一座青砖砌成的小巧别致的砖石圈门,但1964年时被拆除。从牌坊街稍微一拐就来到了盐店胡同,解元府与悦行门就位于这条街上。“盐商在古代一直都是大富豪的代名词,能在村里有一条盐店胡同,或许也证明王家先人有人正是做盐商的,有实力建造好的住宅大院。”郑玉文说。
  与牌坊街、盐店胡同相交的是南北大街,悦德、悦徯、悦衡以及淑信门就分布在大街两侧。记者走进悦衡门,拨开一米多高的荒草,来到了它的大院。荒败的院内只存孤楼一座和东西厢房,据村民说,这个院子的主人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去东北了,后来他的老伴曾经回来住过一段时间,但之后再次离开,杳无音信,这个院子也至今无人居住。“头两年,有小孩在院子里点火玩,没想到把院子的楼烧了。由于村内道路狭窄,消防车都进不来,眼看着那个火烧了好几天。”村民孙女士说,“那么厚的木头楼板,烧多久都烧不透,但最后楼板和房顶还是塌了,好在没有伤人,屋子也没有倒。”从南北大街拐上西门街,东首即是悦循门。西首则是亚元府。从亚元府一进门,左手边即是门房,虽然有些逼仄,但其下设有炉膛,据称是冬天时于此烧火,做出暖气的效果,可以让门房里的人不至于受冷。“亚元府的地面原来都是鹅卵石,但因为妨碍车子出行,居民挖出了大部分鹅卵石,不过这样也不如之前好看了。”郑玉文说。
  有趣的是,作为村里拟兴建的第二个牌坊,西门街上的这个牌坊却终于没有做成,只留下了一个石雕精美的基座。“当初这个牌坊是给王家一个媳妇建的贞洁牌坊,但没想到牌坊没建好,这个媳妇和家里的小厮私奔了,一时成了笑话。”村民说。但关于这个留下来的牌坊石基,文革时有人主张一并毁了,但是又有人认为牌坊没建成媳妇就跑了,似乎并不能说明封建制度摧残妇女,可是私奔又不能被提倡,村民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最后只好弃之不管,这反而让石基得以保存完好。
  酒店胡同南起西门街,北至牛角园。原本南北两头各有大门,是大庄园中的一内巷,王家酒坊即建在巷内。王府酿酒有几百年历史,用传统工艺酿制白酒、黄酒、食醋、酱油。主供府中适用也销往外地。因酿酒、设酒店卖酒故此巷习惯称之“酒店胡同”。但如今,南北两头的大门早已不存。从酒店胡同往西一拐,即来到了夙刚府,88岁的王锦德老人依然住在这里,而他住的正屋也是李家疃村保存最完整的两层建筑,木制的楼梯依然可以上人,只是二楼早已被封闭起来,久无人居住。
  从酒店胡同东拐就来到了怀隐园门口,透过锈蚀的门,记者能看到门后的院落里仍然有精美的二道门。“怀隐园是具有江南风格园林式花园,它是文石山庄的南半部分。这个园子里的流苏树也有好几百年树龄了,每年开花时,半个村都能闻到它的花香。”郑玉文说。

  不堪重负的红白事
  如果只是遗留着一些老建筑,李家疃村还不会如此吸引人,一定得有些旧约民俗流传下来,才能说明这个村子的文化不曾中断。说到这里,邓永荣告诉记者,李家疃村由于历史上和近年来经济条件都比较好,村民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特别是在红白事上浪费严重。“比如红白事之前,先要尝尝厨子的手艺,只是这个尝菜就得吃个十桌。搬屋子、做寿、生娃也都得下帖、放炮,吃流水席,村里大事小事那么多,一年到头这酒席不断,大家还喜欢互相攀比,最后弄得吃客也累、主家也烦。”邓永荣说,“就拿白事来说,一家死人,各家都来人,每家都带着各自做好的整鸡整鱼来上贡,如果主家请你吃席你没时间,那没关系,等你有时间了再开一桌请你,这得多浪费东西啊。”
  为此,邓永荣与村领导班子商量了一下,决定于2013年的元宵节之后禁止本村村民请客。如此一来,尽管不太适应,但人们很快接受了这种文明的方式进行社交。

  倒逼出来的保护

  1991年挖出三大瓮的故事还在村民中传说,转过年来,由于拓宽村中道路的需要,李家疃拆除了两个沿街的古建筑大门。“如果完全按照需要拓宽道路,那得需要拆掉三四个大门,那些门都挺漂亮的,我有点舍不得,可是有的村民希望拆掉门,把路先修好。”邓永荣说,这样让他犯了难。
  一件事情让邓永荣的心态起了变化。原来,在拆除一座门时,干活的人发现在门柱顶的石墙缝里有一个油纸包,打开一看,原来是老辈儿人遗忘在这里的一张当票。可还没等邓永荣仔细端详,这东西便以“借”的名义,被旁边一名镇上的干部拿走了,后来几经索要,对方仍没有归还。“既然别人把我们东西拿走调包、不还,我们自己为何还要破坏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呢?”邓永荣说,为此,在邓永荣主政之下,李家疃村再没有主动拆毁一栋老建筑。2006年旧村改造时,李家疃村避开了西部的老村落,改为向东扩展,并同时上报申请成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经过审查,2010年,李家疃村通过审批,成为第五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目前,李家疃正在翻修村中道路,并兴建排水、消防等基础设施,准备建设成以参观为主,农家乐等娱乐休闲为辅的模式,用自己的文化吸引更多游人前来,让老祖宗的东西能够重新激发活力。


  亚元、解元

  明清时,读书人想要参加科举考试,首先得要进入官办学校,但是进校之前必须先考试,考试成绩合格、录取入学后成为“生员”,俗称“秀才”。成为生员才可以参加科举考试,每三年,生员都会到省会城市参加乡试,乡试成绩合格后称为“举人”,俗称“中举”。其中,科举乡试考取举人第一名者,称“解元”。考取举人第二名至第十名者,称“亚元”。
来源:山东商报
 
 
山东省民政厅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22991号-2
技术支持:山东政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浪潮集团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南新街1号 邮编:250012 联系电话:0531-86913675